上海电竞产业观察:争锋、蓄力、破局

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《2022上半年电竞产业报告》中亦提到,上海是历年全国承办赛事数量最多的城市,2022上半年共有39.39%的电竞赛事在上海举办。同时,上海也是除广东外,电竞企业落户数量最多的城市。

而在此前,不论是从2020的S10英雄联盟创下10亿小时线亿的产值,上海角逐“全球电竞之都”的野心并不是一句空话。

记者专访时指出,在成为“全球电竞之都”前,上海就早已在政策支持、标准规划、产业链布局、地区发展规划等方面做好了准备。

回顾上海电竞产业的过往发展历程,不难发现,其线英雄联盟总决赛在上海浦东足球场举行。虽然受疫情影响,总决赛比赛现场仅抽取6000余名观众进行观赛,但同年12月英雄联盟赛事官方发布的2020全球总决赛数据显示,在此前38场入围赛的比赛中,观众们线%;平均每分钟观众数达到了360万,同比增长87.18%。而S10全球总决赛的观看总时间则达到了英雄联史上最高的记录——观众的观赛时间超过了10亿小时。

2021年12月,上海交通大学在沪发布《全球电竞之都评价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,上海综合排名位列全球第二,仅次于洛杉矶,在亚洲电竞之都综合排名中名列首位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基础设施和赛事这两项指标上,上海更是以高分位列全球第一。《报告》进一步指出,截至2021年,上海电竞公司、俱乐部、明星团队数量约占全国80%。

除了在电竞赛事的承办和运营方面的表现亮眼,近年来的数据显示,上海电竞的产值亦远超传统文化产业。

“包括上海在内的许多城市,都将电竞产业作为城市文化产业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”上海电竞运动协会秘书长朱沁沁在接受21记者采访时介绍,从协会内部统计数据来看,目前电竞在整个上海的文化产业中占比较高,“仅2019年的数据,已显示电竞的产值赶超了电影、话剧、音乐剧等传统文化产业十倍之多。”他指出。

在2019年召开的全球电竞大会中,上海市文旅局正式发布了由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、上海市网络游戏行业协会、上海市互联网公共上网服务行业协会共同编制完成的《电竞场馆建设规范》和《电竞场馆运营服务规范》。

今年6月,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发布《电子竞技指导员管理规范》及《电子竞技指导员服务能级评价导则》,进一步丰富了上海的重要电子竞技行业标准体系。

电竞作为文化产业中的重要形态之一,对一座城市的经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。支撑上海喊出打造“全球电竞之都”的底气从何而来?

记者梳理发现,上海作为国内电竞产业起步最早的城市,早在2017年就将电竞产业作为经济提升的重要引擎之一,提出了前述产业蓝图。截至目前,上海是国内发布电竞政策文件最多的城市。 继上海市推出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20条意见后,杨浦区发布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发展“23条政策”,静安区、浦东新区、闵行区等也相继出台电竞产业发展政策,从资金扶持、赛事举办、电竞人才引进等方面为电竞企业提供支持,进一步提升电竞产业集聚度,协力打造“全球电竞之都”。

上海电竞运动协会秘书长朱沁沁向21记者分析,上海各区电竞的发展模式与它们各自的区域特点和发展思路相匹配。如浦东新区因为区域大,能协调一些大型内容的承载,且整体经济实力较强,对游戏企业的扶持力度比较高,因此一些大型电竞赛事一般会放在浦东。静安区对产业认知度高,服务精准,同时是很多世界500强的亚太区总部,调性比较高,因此也吸引了相当的电竞企业。徐汇区和杨浦区的互联网产业发达,聚焦了众多的游戏、科技企业,有相当的产业聚合效应。

近期,伴随着电竞项目入亚、EDG夺冠等热点,有关于电竞体育化的讨论进入一个新阶段,而上海这座城市早已为此做了长期准备。

“很难找到另外一个城市,像上海一样拥有如此完备的电竞产业链。”朱沁沁认为,电竞产业链上各种类型的主体企业都集中在此,由此拥有很完备的游戏产业链,这使得上海在举办一些头部赛事时比其他城市更为轻松。同时,上海在电竞产业发展上有一定的历史积淀,是中国最早开始代理国外游戏的端口型城市,游戏产业规模在全国处于第一梯队。

“上海的产业配套、政策配套、人才储备、技术更迭能力,包括城市基建设施,在游戏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有明显优势。”他说。

2019年6月,上海市出台的《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20条意见》中就指出,上海将从九个方面促进电竞产业发展,包括提升电竞内容创作和科技研发能力,搭建电竞赛事体系,加强电竞媒体建设,优化电竞空间载体布局,做大做强电竞产业主体,构建电竞人才培养体系,优化电竞产业发展环境,强化综合保障支持以及加强组织领导及顶层设计。

而在切实推动电竞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,仍存在着哪些需要各方攻克的难点?

从电竞产业从无到有的历程出发,朱沁沁向21记者分析了目前电竞行业存在的“历史遗留问题”。“电竞行业从诞生起,便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发展模式——由民间‘纯草根’的运营模式演变至如今的商业化规模。”

因此,朱沁沁指出,在电竞的商业化进程中,不同商业主体会形成竞争和矛盾关系,从它们各自的商业逻辑来说,很难建立一种公认的标准,这些都形成了电竞行业发展的缺失点。“此时,政府的加持与介入能让行业突破发展的天花板,而规范标准就是一个好的切入点。通过规范产业的团体标准,能引领产业正向发展,这也是政府在电竞产业掌握一种柔性话语权的方式。”他说。

另一方面,电竞人才的培养与输送也是值得关注的一项要点。谷雨数据联合全国电子竞技协会联盟、娃哈哈和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1中国职业电竞人才发展报告》指出,目前电竞从业人才缺口主要有两个方向。一是电子竞技员,数据显示,电子竞技员的整体从业规模已经超过50万人,预测未来5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;二是电子竞技运营师,只有不到15%的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的状态,预测未来5年电子竞技运营师人才需求量近150万人。

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第一副理事长张毅君曾指出,目前电竞专业人才仍然存在不小的缺口,亟需建立多层次的人才培养体系加以弥补充实。“行业协会也要更加积极开展人才培训,探索行业的职业资格认定途径,构建权威专业的人才服务平台,增强从业者的归属感和认同感。高校及企业机构则应增强产学研合作力度,以联合培养等方式共建人才生态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